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信仰不退休 修行不放假 | 戊...

2019年1月27日,农历腊月廿二,为期四十九天的四祖寺戊戌年冬季禅七法会圆满解七。 静中开示时明基大和尚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七七四十九天内,大家都在努力,谁也不曾松懈。大家共同用功办道,圆满这一期冬季禅修法会。老和尚的生活禅就是要我们将修行落实...

四祖寺组织宗教政策法规学习...

2018年10月27日晚,为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中央关于宗教工作的决策部署,积极落实好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依法开展宗教活动,我寺组织寺庙常住开展了宗教政策法规条例的学习培训。 明基大和尚主持了此次学习培训活动,重点对我寺宗教政策法规条例的学...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祖庭事苑

生活禅必将与日本民众结缘
http://www.hmszs.org/ 2013-12-22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耀察

 

生活禅必将与日本民众结缘

专访日本株式会社寺院经营企划公司社长薄井秀夫先生

 

  用“一见钟情”来形容日本的薄井秀夫先生“邂逅”净慧长老生活禅的激动心情,一点也不为过。

  身为日本株式会社寺院经营企划公司社长,薄井秀夫(以下简称薄井)对日本佛教基本沦为“葬礼佛教”的状况十分苦恼,一直在深入思考如何让“智慧如海”的佛教教义融入社会生活,滋养普通民众的心灵,尤其是帮助思想迷茫、内心痛苦的年轻人舒缓沉重的精神压力。然而,这绝非一件容易的事。

  直到一年前,薄井读到了好友日本郡山女子大学何燕生教授翻译的日文版《生活禅钥》,仿佛于茫茫暗夜惊见明灯,心潮涌动,喜出望外。他写了一篇长达8000多字的论文式读后感,标题为“作为生活佛教的日本佛教——《生活禅钥》日文版读后”,对净慧长老的生活禅修学体系推崇备至,认为“不但对于中国佛教界,而且对于包括我们日本在内的亚洲佛教界来说,都是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事情。”,“是一种能够超越时代和国界的具有普遍意义的思想。”

  2013年11月初,薄井先生与何燕生教授等一行9人,从日本赶赴中国湖北黄梅,参加第四届黄梅禅宗文化高峰论坛,提交了这篇不同寻常的“读后感”。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薄井先生彬彬有礼的风度、开放坦荡的胸怀、改造社会的抱负,令笔者十分感动。另外特别需要感谢的是,日本最大佛教大学——驹泽大学教授法音法师在采访时亲自担任翻译,让我们的采访十分顺利,且充满欢声笑语。

(右二为薄井秀夫先生)

 

惊讶:净慧法师能够如此捕捉人们的心灵

 

  “我和您曾经是同行呢!”在采访开始前,薄井先生笑着对曾在大众传媒工作多年的笔者说。

  薄井先生是日本著名大学东北大学宗教学的高材生,毕业后曾在日本最大的宗教报纸《中外日报》做过数年采编工作,其后又进入株式会社寺院经营企划公司,并成长为社长。因为工作需要,他几乎跑遍日本各种类型和宗派的寺院,对日本佛教界的历史和现状、僧侣和信徒的心理特征和日常活动,可谓了如指掌。

  此外,宗教学的学养以及多年的媒体工作经验,让薄井先生练就了一双洞察历史和现实的慧眼。此次,他提交的论文“作为生活佛教的日本佛教——《生活禅钥》日文版读后”,堪称一部浓缩的日本佛教发展史,同时又极具现实感和针对性。论文从“难懂的日本佛教现状”入手,展示日本佛教徒及寺院的普遍状况,深入历史的长廊,剖析“佛教教义在日本、佛教传入日本的时期、思想发生变化的时期、僧侣从事葬仪的时期、业已扎根的丧葬佛教、净土与往生回向的思想”,最后得出“日本需要生活禅视角”这一令人信服的结论。

  笔者一口气读完这篇论文后,发现它逻辑清晰严谨,文笔清新流畅,直击心灵的感性表达和冷峻犀利的理性思考交织在一起,给人以极大的阅读快感和思想冲击。

  不存偏见,“当机立断”,这是禅者的风范。薄井先生无疑具有这一优秀品质。虽然他此前并未见过净慧法师,对他所知甚少,然而,当他用一颗开放敏锐的心“触碰”《生活禅钥》、并听何燕生教授介绍生活禅夏令营的创导和发展情况后,很快就理解了生活禅的精髓。他在论文中写道:“我感到无比惊讶的是,(净慧法师)可以对佛教如此灵活地进行解释,如此生机勃勃地进行运用,同时也令我深感羡慕。净慧法师的高尚品质及其教诲能够如此捕捉人们的心灵,尤其是年轻人的心灵,这不但对于中国佛教界,而且对于包括我们日本在内的亚洲佛教界来说,都是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事情。”

  他善于抓住思想的核心,敢于听从内心深处的声音,下大胆的结论:“特别是净慧法师用来解释生活禅的四句话――‘将信仰落实于生活、将修行落实于当下、将佛法融化于世间、将个人融化于大众’,我认为更是一种能够超越时代和国界的具有普遍意义的思想。”

 

苦闷:日本佛教一门心思经营葬礼

 

  净慧法师的生活禅犹如一面大圆镜,让薄井先生由此进一步照见了日本佛教的弊端。他坦率地说:“遗憾的是,在当代日本,能够如此提倡生活与佛教教义相结合的观点的僧侣,并不多见,因此,佛教的教义并不能与信仰的当下相衔接,这也许就是日本未能诞生出像生活禅这样的新运动的原因吧。”

  表面上看,日本的佛教似乎十分兴盛。日本大约有8万5000座寺院,相当于每1500人就拥有一座寺院。而据日本文化厅宗务课发行的2011年《宗教年鉴》记载,日本的佛教徒约有8465万人。日本的人口是1亿2805万(2010年),因此,佛教徒占了3分之2。然而,有一个极其错位的现象是,现实中,如果问日本人:“你的宗教是什么?”,那么回答“佛教”的人,大约仅有20%~30%。

  薄井指出,这一矛盾现象的背后,源于日本佛教在历史演变中形成的特殊性。

  佛教于6世纪传入日本,然而,作为与传统神灵不相容的存在,很多人拒绝接受佛教,围绕是否接受佛教,日本豪门望族间发生过相当大的政治斗争。而佛教初期在日本站稳脚跟时,人们对佛教的期望,仅限于通过僧侣祈祷,保佑国家平安,解除人们的病痛。

  15世纪中叶,开始了被称为战国时代的战乱时代,饥荒不断,尸横遍野,对普通百姓来说,死亡常常在呼吸之间。在这一时期,出现了针对于这种不安而苦恼的民众宣传净土往生、为死者举办葬礼的僧侣。他们宣扬,死不一定就是不幸,谁都有可能在来世得到幸福;宣扬通过葬礼可以把死者送往极乐世界。

  渐渐地,日本佛教异化成“葬礼佛教”。据了解,目前日本国内举行的葬礼,90%是佛教式的葬礼。

  为何日本僧侣如此热心经营葬礼?薄井告诉笔者,除了历史原因,从现实来看,背后主要是经济利益的驱动,因为超度亡者可以收取可观的费用。日本不少寺院到了周末要举办上十场度亡法会。

  薄井指出,因为日本佛教的这一特殊性,导致民众基本上对佛教教义不感兴趣。日本一般佛教徒的基本宗教活动都是流于一种仪式。人们每天面向佛坛合掌,向佛和祖先祈祷;或者在祭祖、扫墓(彼岸会)的那天,或者在死者忌日时到坟上举行祭祀;或者举行葬礼,以祈祷冥福;或者定期举办忌日法会,以供养故人,等等;类似这样的活动,比宣传佛教教义,更受重视。

  因此,即便参加仪式,普通百姓也并不因此就认为自己就是佛教徒。对于教义几乎没有了解的日本佛教徒,是不会说“我是佛教徒”的。

  薄井说,对于日本佛教的现状,知识分子尤其持批评态度,认为“日本的佛教不传授应该传授的佛法,而是一门心思地经营着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