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第七届湖北佛教讲经交流会在...

千年祖庭开法筵,佛门新秀宣妙音。7月11日至12日上午,位于四祖寺慈云阁的双峰讲堂座无虚席,2018年湖北佛教讲经交流会在这里隆重举办。17位经省内各级佛协选拔出来的青年法师,轮番登上讲台,阐发佛法要义,辨析经教疑难,回答观众提问,现场互动活跃,气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祖庭事苑

正清和雅气 慈悲喜舍花 ——小记四祖寺“佛前供花”义工团
http://www.hmszs.org/ 2018-07-13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耀察

 

  佛陀说法,天女散花;法师讲经,善信护持。2018年7月11日至12日,湖北省佛教讲经交流会在四祖寺隆重举办,四祖寺演变成一个微型的“莲池海会”:近百盆以“荷塘三宝”为主角、匠心独运的新鲜插花,摆放在各个庄严宏伟的殿堂,赏心悦目,怡神醒脑,令人在炎炎盛夏顿生清凉,让本届讲经交流会更加流光溢彩。

  盛夏酷暑,以“千湖之省”著称的荆楚大地,到处是映日耀月的出水芙蓉,宽厚浓绿的莲叶,清雅无染的莲花,果实甜美的莲蓬,让湖北的夏天散发着迷人的清芳。然而,以“荷塘三宝”供养“佛门三宝”,尤其是让莲花、莲叶、莲蓬在佛前的花蓝中唱主角,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这种别具一格的“空花佛事”,来自于四祖寺日益壮大和成熟的“佛前供花”义工团的独特奉献。

  在发现这一“秘密”之后,笔者代表四祖寺《黄梅禅》编辑部,想找到一些资料和线索,拼接出这个感人肺腑的故事,令笔者苦恼的是,义工们都以各种借口躲避采访,认为“自己没做什么,主要都是别人的功劳”,最后,经不住笔者“软硬兼施”,才慢慢“撬开”了少数人的嘴。

  年近七旬的武汉居士明风,是大家公认的“佛前供花”义工团队主要发起人和推动者,可是,一谈到此事,她口口声声说的是大家的功劳:“这次活动让我特别感动,7月3号接到任务后,我们通过微信群一发消息,武汉、黄州、黄梅三地的居士一呼百应,共同成就了这次佛前供花的盛事。”

  明风居士介绍,武汉有一大批与四祖寺法缘深厚的居士,近几年来,只要四祖寺有重要佛事活动,武汉义工团就踊跃参与,出钱出力,不少义工亲来四祖寺现场插花。青年花艺师张东波,在插花领域有深厚的童子功,一年半前结识明风居士后,多次加入义工团前往四祖寺插花供佛,希望共同探寻出有中国特色的佛前供花路子。2017年四祖寺第十四届禅文化夏令营期间,笔者亲眼看到他在四祖寺创作了大量自然天成、朝气蓬勃、色彩绚丽的作品。这一次,为了护持讲经交流会,他放下自己工作室的生意,还带上一位同伴,7月8日在四祖寺忙了一整天。有位叫印岳的男居士,跟四祖寺特别有缘,他既给四祖寺捐赠过打印机等贵重物品,也不忘参与佛前供花,虽然因为开办公司业务忙自己不能亲来插花,但他有呼必应,每次都派出司机和面包车,从武汉花卉市场把所需要的花材和义工送到四祖寺。

  7月9日中午,在位于法堂旁的插花现场,笔者现场“捕捉”到一位看上去颇有“气场”却一直默默认真插花的女居士,虽然是第一次学插花,插出来的花篮却姿态生动,色调柔和。一打听,原来她曾在武汉一家著名外资影楼做编辑总监,美学艺术功底深厚,但为人却很低调。她对笔者反复强调,千万不要透露她的个人信息:“大家都做得太好了,我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

  7月正值莲花盛开的时节,义工团希望以荷塘三宝做主角来完成这一次佛前供花,让大家在沐浴佛法清凉的同时,享受大自然丰厚的馈赠。明风居士为此特别点赞黄梅居士的贡献:从7日开始,黄梅居士就在负责人刘俐君的组织下分工落实,8日清晨,他们驱车前往荷塘旁,现场采摘了数百支新鲜的荷花,荷叶、莲蓬还带着长长的杆,方便插花使用。有一对夫妻是黄梅县天长地久鲜花店的,他们放下自己店的生意,8日在四祖寺忙了一整天,供养了所需要的花篮、花泥和其它材料,第二天又特地送来讲经主会场所需要的花架等物。

  笔者留意到插花现场一位时尚端庄、笑容甜美的女居士,大家亲昵地喊她“棒棒糖”。明风居士介绍,她叫占敏,无论寒天冷冻还是盛夏酷暑,只要有供花活动,几乎每次都来。“半年前我们来四祖寺做春节供花,我们提前回武汉了,她一个人留下来做扫尾工作,兢兢业业的,毫无怨言。”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曝光”了,占敏居士赶紧转移目标,把“火力”引到明风居士身上:“老师才是我们的榜样,她年纪最大,操心出力最多,我们都是被她带出来的。她快七十岁的人了,身体不好,下肢浮肿,可是为了把花插好,经常一站就是一整天,还担心我们这些年轻人累着了。”连续几年跟着明风居士学习佛前供花的黄州居士毕红玲也悄悄告诉笔者,明风居士对“佛前供花”一事简直到了奋不顾身的地步,有好几次,她们俩搭班子插花,为了让作品达到最好的效果,一熬就是通宵。

  7月8日中午,离讲经交流会举办还有三天,明风居士带领的十余位佛前供花义工团就在四祖寺法堂边的走廊上安营扎寨了,笔者注意到,他们连行李都没来得及放到房间,就开始忙碌起来,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多才收工,7月9日,又奋斗了一整天。高温酷热,空气湿度很大,“花神们”的衣衫不知湿了多少遍。负责装花泥的黄州居士张健荣更是汗流浃背,累得腰都直不起来,装完花泥又一言不发地开始插花。 因为此次选用的花材极易在高温下凋零枯干,需要随时进行护理、修整,以保持花品的新鲜度和观赏性,7月10日,明风居士和黄州居士毕红玲、贾丽兵整天守在法堂走廊上临时放置的近百个花篮旁,细心浇水、调整造型、底部加固,就像母亲守着自己的孩子,希望它们在佛前有最出色的表现。

  连续三天,笔者亲眼目睹一堆堆杂乱无章、互不相干的花草,在一双双巧手中组成一个个美丽清新、层次分明、相互映衬、和谐共荣的新“家庭”,在“荷塘三宝”为主调的统一基调中,每位插花人又展现出不同的风格,有的大气庄重,有的色泽瑰丽,有的野趣天真,有的清逸淡雅,令人想起净慧长老的著名诗句:“正清和雅气,慈悲喜舍花”。笔者在这临时的花海中留连忘返,对义工团高超的技艺、倾情的奉献叹为观止。

  7月10日中午,笔者终于在午休时间成功地“堵住”明风居士,得到一个宝贵的采访机会。

  明风居士做了多年的印刷设计事业,有很高的审美品味。十年前,年近花甲的她开始对插花艺术产生浓厚兴趣。一生执着于“高标准”的她,一旦投入起来,许多年轻人都跟不上。她交纳高额学费,跟随日本著名的“小原流”派插花艺术老师米雪、石井穗丰潜心学习数年,竟然拿到了“师范一级”的花艺师执照,可以名正言顺做老师,赚培训费。

  2010年前后遇见净慧长老后,她为老和尚的慈悲和智慧所感召,对“生活禅”修行理念十分认同,并且把对插花艺术的追求更多聚焦在“佛前供花”上。据知情人介绍,从净慧长老圆寂开始,明风居士每逢长老示寂纪念日、四祖寺禅文化夏令营以及一些重要的法会,她一定会前往四祖寺佛前供花,每次光买花就要花掉数千上万元,让家人帮忙把花运到四祖寺,再和寺院组织的一些义工一起插花供佛,尽管非常辛苦,她却乐此不疲。

  明风居士对笔者说出了自己的两个愿望:其一是寻求一种能够服务于佛教核心理念的“佛前供花”风格,探索出一条实用易操作的“佛前供花”之路。首先是不要供养与佛门理念不相应的花卉,比如带刺的花草,像玫瑰或刺柏,或者带有奇异的香味,跟殿堂的沉香等混合,对人体有害。同时,她希望能够融合不同门类的插花特色,博采众长,同时又扬长避短。比如中国插花很雅致,但佛前供花要避免文人气息过浓;商业插花热烈喜庆,但佛前供花要避免俗气;日本花道本来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如今世界闻名,要吸纳其简洁、层次分明、十分珍惜资源等众多优点,同时要有鲜明的中国元素。

  考虑到自己年纪大了,明风居士的第二个愿望是有更多居士们抱团共修,让“佛前供花”一直后继有人。“以我对老和尚生活禅的理解,佛前供花的整个过程都是修行,每一个细节都是在向佛供花,而不只是把插好的鲜花供在佛像前的那一刻才算供佛。”

  令明风居士欣慰的是,这条路上走的人逐渐增多了。她说,“只要有人想学,我愿免费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