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湖北台湾佛教文化交流与两岸...

2017年11月8日,由国务院台办、湖北省政府和武汉市政府共同主办的湖北武汉台湾周系列活动正式在武汉东湖宾馆拉开帷幕,包括佛光山、法鼓山、中台禅寺和慈济功德会等台湾佛教界高僧大德在内的千余位两岸人士同赴盛会、共聚一堂。 10日上午,海峡两岸数百位嘉...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水陆法会圆...

2016年4月1日至7日,黄梅四祖寺常住依法仗僧,启建丙申年十方法界水陆冥阳两利普渡大斋胜会道场,历时七日法会圆满。 四祖寺自净慧长老中兴以来,兴大慈悲,施大行愿,倡缘兴修水陆普渡道场,至今已满十载。寺院于水陆法会期间设内坛、大坛、诸经坛、楞严坛...

黄梅四祖寺丙申年上元节药师...

未羊声声辞旧岁,金猴献瑞贺新春。丙申伊始,万象更新。为祈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山门清净,檀信吉祥,黄梅四祖寺依常住定例于 丙申年正月初九至十五(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至二月廿二日) ,启建上元节消灾吉祥祈福大法会。期间大众除诵持《药师经》,礼拜...

夏令营新闻

我请大家“喫茶去”——普茶
http://www.hmszs.org/ 2017-08-11 来源:禅文化夏令营 作者:夏令营文宣组

 

  彩云朵朵现禅意,晚风习习送茶香。

  傍晚时分,庄严的大雄宝殿殿前广场上歌声悠扬,二百余位营员早早地在大殿前集合,满怀期待地迎接即将开始的普茶活动——“双峰夜话”。

 

 

  普茶,是体验禅茶真味的不二之道,亦是交流佛法妙谛的方便法门。“喫茶去”,作为赵州禅师的著名法语,也被认为是“禅茶一味”之缘起。

 

  今晚,明海大和尚、明基大和尚以及明影法师、崇柔法师、崇谛法师、崇顿法师、崇戒法师、崇畅法师等多位大德法师莅临普茶现场,与营员们面对面答疑解惑,共同品茶论禅。

 

 

  柏林禅寺方丈明海大和尚谈古论今,为营员们生动讲述了“喫茶去”的公案与禅茶文化,他说,赵州禅师的大智慧境界在三个“喫茶去”的回答中已和盘托出,唐宋以来,茶不仅是禅宗寺院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也是一个代表生命、生活中一切活动的文化符号。他从哲学层面分析了个人与自然、与社会,自我与他人以及与当下心念的统一性和完整性,并强调夏令营对恢复生命直观感受力的重要意义。面对当下被高科技主宰乃至捆绑的现代生活,明海大和尚建议营员们在这七天的夏令营活动中,抛开课本、少用手机网络,将眼、耳、鼻、舌、身、意的六根感受带回当下,使身心成为一个统一体,时时刻刻融入每一个活动中,从当下普茶的刹那体验中,体悟直观的智慧,由此体会赵州禅师“喫茶去”的禅意,明海大和尚意味深长地言道:“我请大家‘喫茶去’”!

 

 

  营员与法师的互动是普茶的主体内容,通过这一环节,大家初步感受到了佛法活泼泼的般若智慧:

 

  师父,在家修行与出家修行有何不同?

  在家外缘太多,出家则如坐火箭……

 

  我对六道轮回半信半疑,是否会影响学佛?

  信心是必要的,毕竟“信为道源功德母”,但真信需要一个过程,不妨暂时搁置,或者通过历代祖师大德的生命内证方式,重新审视和思考。

 

  当代很受欢迎的一些文学艺术不免有些消极,也会带来些负面影响,该如何看待这一文化现象?

  艺术的表达往往越直接,越接近真实,如悲从中来的痛哭能够感人那样。众生当下的烦恼、忧郁也是真诚的,所以这些艺术能够被人所喜闻乐见。然而,痛苦的挣扎也许很艺术,给人以短暂的慰藉,但它能带给我们真正彻底的解脱和快乐吗?

 

  流行歌曲《悟空》中的歌词说“喊一声佛祖,回头无岸”,这是否与佛教所说的“回头是岸”违背?

  这里所说的“回头无岸”,有一个对境,它是表达一个特定情绪的。体现的是信仰缺失下的一种迷惘、迷失。对于“回头是岸”,大家应该更能体会和认同,当我们心里生起一个恶念的时候,能够及时回头,生起正念,便是生死大海中的“回头是岸”。

 

  师父,我应该如何有效地对治贪嗔痴烦恼?

  用平常心做平常事,一切的烦恼都是累世的恶因,忍受不困惑是应有的心态。如寒山与拾得的对话: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面对营员提出的各个疑问以及表述的种种观念,师父们以智慧、慈悲的善巧方便一一进行解答回应,或生动幽默,意在言外;或循循善诱,深入浅出;或简洁扼要,明白晓畅;或引经据典,发人深省……精彩的问答、有趣的对白,令全场笑声不断、高潮迭起。

 

 

  互动之余,大家还欣赏了由小营员弹奏的中阮以及大寮义工带来的黄梅特产——黄梅戏。

 

  夜色渐浓,现场的气氛也更加热烈了,无奈,暮鼓声声催人还,普茶活动在大家的不舍中暂告一段落。今晚双峰山下的禅话与禅茶,带给大家的是一个回味悠长的不眠之夜、还是一个心满意足的香甜酣梦呢?

 

 

 

 

(撰文:涵清 / 摄影:明德 / 监制:崇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