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祖庭事苑

新任方丈明基大和尚小记(2)
http://www.hmszs.org/ 2014-12-09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耀察

 

 

领众熏修的首座师父

 

  现在四祖寺编辑部工作的笔者,是一年前才有幸来到四祖寺,参加第十届冬季禅七法会的最后两个禅七。因为学佛时间不长,很少跑寺院,孤陋寡闻的我只听说过净慧长老的大名,对明基法师一无所知。

  在同参道友的带领下,懵懵懂懂地闯进四祖寺双峰禅堂,立刻被里面神圣庄严的气氛震住了,坐了两天香之后,渐渐发现,那位穿着青灰色僧袍、中等身材、沉静稳健的首座师父,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摄受力,这股力量既慈悲、柔和、温暖,又刚毅、冷峻、锋利,就像两条无形的鞭子,将100余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禅修者训练得服服贴贴。我这个初次参加禅七、心猿意马的人,被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气场完全“收拾”了,每天咬牙忍受腿痛欲断的煎熬,竟然全程坚持坐完近140支香。

  后来,我才知道,这位首座师父就是明基法师。从此,我开始注意聆听他在不同场合的开示,细心观察他的举止,渐渐发现明基法师身上散发着无数世间人不可思议的闪光之处,有一种让人恍然回到佛陀时代的感觉。

  禅堂止静后,我有时会眼开眼睛细细打量禅堂的整体状况。我发现,明基法师简直就是一尊不折不扣的佛像,他的姿势像一个标准的大写L ,从上坐后到下坐前几乎纹丝不动,脸上神情凝然肃穆,剃去须发的头部和面部像深邃夜空中的满月,在光线幽暗的禅堂里散发柔和而明亮的光芒。开静后,许多同修们都因为腿痛,下坐时腿脚僵硬,甚至一瘸一拐的,明基法师却像刚睡了一觉或充电了似的,步伐轻快。

  从明基法师的禅堂开示中,才知道他其实是吃尽了苦头才练就一双“铁腿”。“记得我初中开始学打坐的时候,妄想纷飞,而且,两只胳膊控制不住地痒得要命,总想挥动,恨不得把它们剁掉。”在净慧长老座下剃度后,第一次在柏林寺打禅七,“跟当居士时在家里打坐的概念完全不一样,腿痛得死去活来,汗滴像指甲壳那么大,衣服湿透了无数次!”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渐渐地,打坐或者领众禅修成了明基法师最大的爱好和享受。“一个真正的修行人,最喜欢的地方一定是禅堂”,“出六道轮回是最伟大的科学试验,今生有这么好的机会听闻佛法,进禅堂打坐,一定要倍加珍惜,如果连腿痛都不能忍受,还谈什么了生脱死!临终时那生龟裂背般的疼痛又如何面对呢?!”“永远要保持正念,不要让妄想和昏沉拉跑了!”

  如果说,禅堂里的明基法师是一尊如如不动的佛像,殿堂里的佛像在明基法师心里就是活生生的十方诸佛。他是我见过的最虔诚的礼佛者,从俯身跪叩到躬身问讯,每一个动作都精准而又优美,饱含深情。只见明基法师面对佛像缓缓下拜,双手触到拜垫后,从大拇指到小指次第舒展,起身时则反方向次第收拢,仿佛一朵朵绽放的鲜花,遍满殿堂和法界,供养诸佛菩萨。持楞严咒或唱诵佛号时聚精会神,吐字清晰,声音柔和洪亮,那是发自内心深处最真诚的礼赞。

  听到这样的心声,令人内心的信仰会不知不觉得到强化和提升。记得2013年11月的一天,大雄宝殿晚课有普佛仪式,明基法师百忙中抽空参加。因为许多常住法师都外出参学了,到拜愿环节时缺乏配合维那领唱的法师。没想到,明基法师亲自拿起话筒唱了起来,那是一种穿越六道轮回、遍及十法界的音声陀罗尼,笔者瞬间悲欣交集,潸然泪下。

  只要没有出差或接待任务,明基法师一般都会在上完早课后进大斋堂“过堂”——吃早餐。在世间,这是一天尘劳忙碌中的享受的开始,在寺院,这却是一场对修行功夫的严肃“考验”,绝对不能马虎。只见明基法师结跏趺坐在正中的方丈椅上,先和大众一起念供养咒,然后一手持钵,一手拿筷,整个过程全神贯注,泯然无声,仿佛在考场填写考卷。

  “大家千万不要小看吃饭,这是一场大考,就看你吃饭的时候还能不能保持正念,每一次咀嚼动作都要与佛号相应,只有这样才不是吃‘分别心’和‘贪嗔痴’”。明基法师他还举过几个高僧过堂中发生的正反面故事,告诫大家不要让吃饭变成一场对味尘的追逐,成为贪欲的奴隶。“吃饭时心里默念佛号,其实反而能增加唾液的分泌,促进消化,让食物更好地转化成能量,滋养我们的色身,以更健康的身体修行办道。”

  净慧长老圆寂后,四祖寺早、午两次过堂增加了一项特别的内容,结斋后集体念诵“生活禅”修行纲要:“将信仰落实于生活,将修行落实于当下,将佛法融化于世间,将个人融化于大众”,明基法师念诵的声音格外坚定饱满毫不含糊,可以说,他是生活禅修学体系最坚定的理解者、支持者和修行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