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祖庭事苑

新任方丈明基大和尚小记(3)
http://www.hmszs.org/ 2014-12-09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耀察

 

平常心待物

 

  “明基大和尚最大的特点是信心和道心非常纯净、笃定,因而特别有力量。”升座法会前夕,柏林寺的明影法师前来四祖寺帮忙,听说笔者想写明基法师的人物报道,非常赞成,并主动提出愿接受采访。

  明影法师是2000年在净慧长老座下剃度的,比明基大和尚晚好几年。“学佛过程中有教授善知识、同修善知识、外护善知识三种类别,明基师就是我的同修善知识,他的干劲和热情对我是一种非常大的激励和鼓舞,这种力量甚至不亚于师父的力量。”

  明影法师回忆,在柏林寺的时候,明基法师作为四个当家师之一,总是冲在前面,揽苦活累活,因为有信仰的支撑,还表现得特别活泼、待人亲切。“他是最忙的人之一了,白天几乎都在干活,没时间读经或专修,他就利用晚上博览佛经,打坐念佛。”

  历史有时会出现惊人的巧合。明基法师2003年追随净慧长老来到四祖寺,四祖道信大师最突出的禅法是“一行三昧”,也就是经净慧长老宣讲后影响日益扩大的“念佛禅”法门,而明基法师从一开始学佛,修行法门的下手处就是“念佛禅”。“经过多年熏修,明基师的念佛禅功夫非常得力,他担任四祖寺方丈,四祖道场可谓名山得主了。”明影法师说。

  对于明基大和尚真修实证的功夫,四祖寺的年轻法师们十分钦佩。“也许目前明基师不怎么出名,可是我认为他的道心和修行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春节期间,笔者采访了在新加坡佛学院读大四、寒假回到四祖寺的崇柔法师。“老和尚圆寂后,他的担子非常重,各种会务、接待应接不暇,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但他从不放逸,而是密集禅修,昼夜用功。”

  在千头万绪的寺院管理事务中,明基法师有时也会巧妙地利用当中相对的平淡期,放下万缘,闭关修行。2013年11月下旬,明基法师与柏林寺方丈明海大和尚一行前往台湾考察佛教发展状况后回到寺院,但随后接近一个星期,大家都再也没有看到他的影子,一些居士们互相打听后才得知,明基法师在自己的房间闭关入定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不但没出房门,将近一星期没有吃饭,连水都没喝一口,房门口放的一壶饮用水完全没动过。”一位常住居士说。

  在现代物欲横流的社会,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事情,笔者既好奇,又有点忐忑,暗暗担心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损伤健康的事件。直到有一天傍晚,明基法师终于出现了。

  可能是为了不惊动大家,他选择在“药石”(晚餐)结束后,到斋堂打一点剩饭剩菜。第一眼瞥见明基法师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清气,仿佛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天外来客。他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但体态十分飘逸轻盈,似乎身体只是他的身外之物。

  “我们总是执着这个身体是‘我’,这其实是一个最大的错觉和妄想。佛陀教导我们,生命只是一个由色、受、想、行、识假合而成的五蕴身心,要像观自在菩萨那样,照见五蕴皆空,才能度一切苦厄。跳出五蕴这个牢笼,我们就能获得无限的生命,就像浪花回归大海一样。”关于生命问题和生死问题,明基法师总是在许多场合不厌其烦地耐心开示,施设种种比喻,让大家能真正契入。

  在明影法师眼里,明基法师还有一种看上去不像是修行的修行方式,那就是对师父净慧长老的坚定追随和侍奉。“他对师父十分有信心,十分尽心,可以说是风雨无阻,雷打不动。”

  而侍奉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实实在在地勇挑重担,减轻净慧长老的压力和负担。2008年在四祖寺出家、如今在中国佛学院就读的崇珂法师说,净慧长老因为同时建设和住持了近十座寺院,经常在外面出差,四祖寺的事务基本上落在明基法师身上。作为当家师,明基法师领众将四祖寺几乎全面翻修过一次,费用超过建设费用的一倍,与此同时,还开创了一个初具规模的“大四祖”雏形:建设老祖寺、芦花庵、传法洞等,“有好长一段时间,八处工程同时在建,有时资金跟不上趟,包工头们就堵在明基师的房门口要钱,真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