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黄梅四祖寺首页

祖庭事苑

禅宗祖师语录是中华文化瑰宝——访明尧居士
http://www.hmszs.org/ 2015-08-05 来源:黄梅四祖寺 作者:耀察

 

禅宗祖师语录是中华文化瑰宝

 ——访河北禅学研究所副所长明尧居士

 

  炎炎夏日,酷热难当,然而,聚集在黄梅四祖寺的近两百位法师和居士们却感到心头清凉,法喜充满。2015年7月5日至15日,一场难逢难遇的盛大法筵在双峰山下开席。应明基大和尚之邀请,河北禅学研究所副所长明尧居士在四祖寺双峰讲堂作“《马祖四家语录》导读”。明尧居士扎实深厚的禅学功底、精彩独到的见地、精准透视修学误区的能力以及务实有效的用功方法,让学员们如醍醐灌顶,心有所契。每次下课时,学员们都笑容满面地报以热烈掌声,不少学员围绕着明尧老师欢喜赞叹,不肯离去。连续11天,每到晚上休息时,仍有许多学员“夜闯”明尧老师的寮房,进一步深入探讨修学问题。

  为了让更多因为忙于工作等原因无法前来四祖寺听课的学人同沾法益,四祖寺编辑部摘录了课程部分精彩内容,并对明尧老师进行了专访。

 

祖师语录事关汉传佛教的未来

 

  学习禅宗祖师语录有什么意义?明尧老师的回答既高屋建瓴,又脚踏实地:“学习祖师语录,事关汉传佛教的未来,同时也是个人修学落地生根之捷要。”与此同时,作为净慧长老在家弟子中的佼佼者,念念不忘生活禅推广的明尧老师还指出:修习祖师语录“是理解和落实生活禅的关键”,他说,“生活禅的创立本身就是以祖师禅的圆顿信见为灵魂,可以说,祖师禅是生活禅之体,生活禅是祖师禅的相和用。”笔者查阅有关资料发现,在2013年夏季的“禅宗史话”讲座中,明尧老师曾旗帜鲜明地提出:“如果没有用三年五载学习祖师的传灯法本和语录,对生活禅的理解就会失之于肤浅,很难深入。可以说,学好祖师禅,才能扛好生活禅的旗帜。”

  “中国佛学的特质在禅”,这是太虚大师提出的为教界学界普遍认同的结论。那么,为什么会出现汉传佛教这样一个“以禅为核心”的局面呢?为何在儒和道这两大入世和出世的学说已然高度完备的情况下,佛教还能在汉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这是历史的选择,是印度佛教依据契理契机的原则,与中国以儒道为主体的传统文化相契合的结果。”在课程刚刚结束的7月15日下午,明尧老师在慈云阁接受编辑部采访时,进一步诠释佛法在中国扎根和壮大的因缘:首先是中国文化本身具有的开放性和包容性的表现,其次是中国儒家文化重视“心性”、道家文化重视“无为”和“心斋坐忘”,而这些文化品格,与佛法重心性和止观的精神具有可沟通性。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文化恰恰在这方面为佛法的生存尤其是大乘佛法提供了肥沃的生存土壤;再者就是佛法本身具有包容性和超越性,它提出“一切法皆是佛法”的理念,使之不仅不会在异国土壤上产生排异反应,反而会在吸收异国文化的同时,涵盖和包容异国文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儒家和道家主要还是一种哲学思想,它们并没有形成一个生生不息的教团体系,而佛教作为宗教,既有十分完整的理论,又有十分清晰的修学体系,还有专门实践和传播佛法的僧伽团体,这些非常有利于佛法的扎根和发展。

  明尧老师说,佛教传入中国,经历了一个传译引进、消化吸收、开花结果的过程,最后形成了汉地佛教“以禅为心,以教为言,以律为行,以净为归”这样一个格局。一开始,佛法的引进基本上是一种不加分别的“拿来主义”,当时的中国向印度佛教的众多宗派敞开大门,原始佛教的禅法思想也好,大乘佛教的般若、唯识思想也好,都曾经在中华大地上传播过。经过数百年的文化碰撞,到了隋唐时期,终于出现了极具中国特色的八宗并弘的局面,尤其是天台和禅宗,更是独树一帜。

  盛唐时期,在八宗并弘的繁荣之背后,中国佛教也面临着深刻的危机。佛教学术化、贵族化、脱离大众的倾向日趋严重,僧团腐败现象也比较普遍。会昌法难便是这种危机的总爆发。一时间,寺院被毁,僧尼被杀,或被迫还俗,经书被烧,顷刻间,除禅宗之外的其他宗派,均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由达摩大师在南北朝梁武帝时期送来“不立文字,以心传心”的禅宗这颗顽强的“灵苗”传到唐代,在历代祖师的精心呵护下,在远离权贵的山林间,在农禅并重的沃土里,逐渐茁壮成长为蔚为壮观的参天大树。这当中,历代祖师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作出了卓越贡献。从初祖达摩的九年面壁,到二祖慧可的断臂求法,到三祖僧粲的信心不二,到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大师开创的东山法门,禅宗法脉越传越广,而到六祖惠能大师以后,禅宗五家分灯,禅风已然遍及朝野,此后还远播日本、朝鲜、越南等国。“禅宗的兴盛绝非偶然,它与中国文化中‘重心性、尚简易、重当下、尚自然’的文化品质完全相应。”

  从形式上看,中国禅宗思想的主要载体是祖师语录,它的风格迥异于印度佛教繁盛的文字表达。禅宗强调“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故中国祖师们在接引学人时,惯用三言两语,或喝或棒,或逼拶或沉默,乃至各种“肢体语言”,展示“佛法大义”或“祖师西来意”,旨在打掉学人的分别、妄想、执着,令学人“离心意识”,返本还源,彻见本来面目——也就是明心见性。祖师们观机逗教,因材施教,“不以死法与人”,如此活泼灵动的教学方式,在世界文化史上也是罕见的。如果抽离了祖师语录,禅宗将传不下去,学人也摸不到门,就没有中国禅宗,汉传佛教也将是一具空壳。